【生活記事】希芭家吃早餐|2019.10

半個月前好友希芭從Whatsapp寫了訊息給我,問我周末有沒有空、要不要到她家吃早餐?上次見到希芭已經是十個月前了,當時另一位好友寶琳正要回美國,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就是在寶琳的送別晚餐上。其實希芭和我住得很近,但是生活總是各忙各的,沒想到這一別就是十個月了!

「好,我周末去找妳吃早餐!」我開心的回覆她的訊息。

希芭來自敘利亞大馬士革,但說仔細一點她其實不是阿拉伯人,她的家族是生活在敘利亞的切爾克斯人,一支來自西北高加索地區的民族,主要是高加索人和突厥人混血的後代,目前分布在俄羅斯和中東許多國家,他們有自己的切爾克斯方言、音樂和舞蹈,信仰伊斯蘭教。

在土耳其大家對這個民族並不陌生,因為在百年以前的鄂圖曼帝國後宮,切爾克斯女子通常是蘇丹選妃的首選,這是由於她們的皮膚特別白而細緻,身材普遍高挑,又有較突厥女子更為柔和的臉部線條。

我和希芭最初是在語言學校認識的,當時教室座位排成ㄇ字型,我在第一堂課進到教室時就選了左邊靠近門口的位置,而我的旁邊,確切一點──我的左邊,還有兩個座位。在上課鈴響時,從教室外面衝來兩個女生,她們看見我旁邊還有兩個空位,一邊和老師說抱歉,一邊匆忙的坐了下來。

那兩個女生其中一位就是希芭,當時她坐在角落的那個位置,坐在我們兩人中間的就是寶琳,她們是在上一期A1課堂上認識的,我因為在台灣學過基礎土耳其語,便直接加入了她們的A2課堂。由於座位緊靠著,我們三人開始熟悉起來,下課後通常會一起去吃午餐、坐坐咖啡館,聊個天後再各自回家。

這回是第一次沒有寶琳的早餐聚會……

 

★ 對敘利亞相關議題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以下好書推薦:

1) 種在星月下的種子:土耳其慈濟援助敘利亞難民紀實

2) 再見,我美麗的鳥兒:一個敘利亞難民小孩的故事

3) 我只想活著:七歲女孩的敘利亞烽火日常

4) 走入敘利亞破碎的心臟:請不要遺忘我們!我重返故鄉,見證那些困守內戰的人們怎麼愛、怎麼活

5) 請帶我穿越這片海洋:記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北非難民,以及跨地中海的悲劇航程

6) 私運書的人:敘利亞戰地祕密圖書館紀事

 


希芭家吃早餐


 

上午十點半到了希芭家,開門的是希芭和她的先生齊南,旁邊還有一位我沒見過的女孩。希芭親了我的臉頰後,向我介紹那位女孩,那是她的妹妹瑪莎,瑪莎和我打招呼,還調侃自己的名字在土耳其文中是「桌子」的意思。

十二歲的瑪莎因為敘利亞的動盪,無法繼續在家鄉念書,因此希芭的父母決定讓瑪莎來伊斯坦堡讀國際學校,並且住在姊姊和姊夫的家裡。希芭覺得這樣很好,她在異鄉有家人陪伴,而且瑪莎還會幫忙照顧小姪子,也就是希芭和齊南的兒子──扎德。

瑪莎一口流利的英語,讓我和平時說阿拉伯語的她沒有語言上的隔閡,我們聊起了她在敘利亞的鄰居所養的幾隻貓,她一邊從手機上秀著貓咪的照片,一邊告訴我牠們叫什麼名字。

隨後,希芭把扎德交給齊南,又回到了廚房繼續準備早餐,我則偷偷跟著希芭進到了廚房……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妳吃過敘利亞的早餐嗎?像我現在做的這些。」希芭好奇的問著我。

「當然沒有呀,妳是我認識的第一位敘利亞人!」我看著這些大大的豆子笑著回她。

現在要吃到敘利亞風味的料理確實難得,戰亂的關係敘利亞已經不是個能前往旅遊的地方,除了在各地的敘利亞餐館之外,這種家庭傳承的道地風味,只能從認識的敘利亞朋友家中吃到了,我確實是幸運的。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看著希芭用力撒著各種香料,最後豪邁的放了一團蒜泥,接著再不斷攪拌著,她跟我說:「敘利亞人做菜時用的香料其實比土耳其人多很多,而且我們還喜歡加入蒜泥!」

我吃過幾次希芭做的敘利亞料理,說點實在話,我喜歡敘利亞料理的程度,遠遠超過了土耳其料理!

「好了!早餐準備好了!」說完希芭便把所有盤子都端上桌。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一桌敘利亞人吃的道地早餐,就這樣呈現在我的眼前,也許沒有像傳統敘利亞早餐那樣,什麼果醬、豆泥和堅果泥都上桌,但已經感受到希芭滿滿的用心了!

齊南拿起我的盤子,為我盛了一盤撒上烤薄餅脆片的鷹嘴豆芝麻泥,要我趁熱嚐嚐。對我來說,任何加了蒜泥的食物都是好吃的,我這麼告訴他們,敘利亞料理實在太棒了,有滿滿的蒜泥!

齊南教我他們敘利亞人是怎麼吃這些豆泥的,他們將薄餅撕成合適的大小(原來撕薄餅需要點功夫,我撕好幾次不是太大就是太小),然後將它折成類似畚箕的形狀,再用缺口一端「撈起」豆泥,接著一口吃進嘴裡!

我試了幾次這樣的吃法,吃得我滿手都是,最後只好改回用湯匙撈豆泥的吃法,搞得他們哈哈大笑。

吃完早餐後,我們邊吃著土耳其甜點,邊聊著近期發生在敘利亞北部的土耳其軍事行動。

齊南表示他支持土耳其政府的作法,將庫德族武裝分子趕離原本屬於敘利亞人和庫德族人共同生活的範圍,讓流落各地的難民可以回到這片土地上生活。因為敘利亞人原本和土耳其人一樣,與庫德族百姓和平相處著,但是PKK和YPG這些打著獨立旗幟,實則嚴重破壞當地百姓生活的「毒瘤」,不僅威脅了土耳其邊界城市的安全,也造成敘利亞北部當地太多敘利亞人,甚至是庫德族人的死傷!

「壞人就是壞人,和庫德族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們從來不把他們混淆在一起,可是現在全世界卻說我們在對付所有庫德族人,不是的,PKK和YPG連他們自己庫德族人都攻擊呢!多少當地的庫德族人希望這些恐怖組織可以被消滅!」齊南氣憤的說著。

是啊!事情太複雜,不是我們幾句就能理清楚的,大家各有各的利益,追求民族和國家的最高利益,都沒有錯。但是,利益當前,誰管了平民的生活呢?

「睜大眼睛,你會看清楚的。」希芭回答我的問題。

睜大眼睛,或者用心去看,全世界究竟有多少人,真的這麼做了呢?更多的,是一堆認為土耳其人三餐還在吃沙吃土的人,譴責著土耳其政府種種的不是。對土耳其一點概念都沒有的人,又如何能從當地的角度去分析這件事呢?

 

★ 對敘利亞相關議題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以下好書推薦:

1) 種在星月下的種子:土耳其慈濟援助敘利亞難民紀實

2) 再見,我美麗的鳥兒:一個敘利亞難民小孩的故事

3) 我只想活著:七歲女孩的敘利亞烽火日常

4) 走入敘利亞破碎的心臟:請不要遺忘我們!我重返故鄉,見證那些困守內戰的人們怎麼愛、怎麼活

5) 請帶我穿越這片海洋:記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北非難民,以及跨地中海的悲劇航程

6) 私運書的人:敘利亞戰地祕密圖書館紀事

 


❋ 本篇圖文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任何合作邀約(撰文/出書/演講/讀書會),
請寄:leylajhang@gmail.com ,感謝您!


 

關於作者:萊拉(Leyla) / 伊斯坦堡情旅日記
如果你不想錯過我在任何平台的文章,你可以:
追蹤我的Instagram:_leylajhang_
關注我的Facebook專頁:伊斯坦堡情旅日記
或是直接在部落格右下方輸入您的Email訂閱我的文章

歡迎加入《伊斯坦堡情旅日記》臉書社團:
點我 加入「土耳其討論分享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