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記事】扎拉家吃早餐|2019.04(二)

two cups of cappuccinos with chocolate cookie on table

接續《梅梅特的玫瑰軟糖》,四月中好友扎拉邀請我們去她家吃早餐,接到她打來的電話時我剛從哈塔伊回到伊斯坦堡的家中;在幾個小時前剛出機場、搭上計程車時,本來還想著「太好了!明天可以在家裡混一天!」,結果,扎拉的一通電話,把我的星期日劃成一半。

為什麼是一半?因為土耳其人表面上說吃早餐,通常都會不小心「話多」聊到下午茶時間去了!

加上我們每個人平時都很忙,難得「同時間」有空,這一頓早餐必吃不可。

 


扎拉家吃早餐


 

Breakfast

我們約了星期日上午九點,按照習慣,我們「禮貌」的遲到了十分鐘。這是哪來的習慣?我也不清楚,反正不能太準時,大概是怕邀請的一方還沒把東西準備好,客人太早到或太準時可能會讓對方手忙腳亂。

一進門,扎拉用大聲的親吻聲與我互碰臉頰,滿臉笑意的領著我們上餐桌。早晨的陽光從落地窗照進客廳裡的每一處角落,落在書櫃上、沙發上、餐桌上。餐桌是木質的,桌上有花、果醬、起司、奶油、番茄、橄欖、芝麻圈餅和鬆餅,盛裝食物的容器和擺盤方式和土耳其西部的愛琴海風格相像,陽光一打進來,這一桌的風景像一座森林又像一片海洋。

和扎拉很像。

 

她的名字在土耳其文裡的意思是「花盛開的樣子」,不像其它本意就是一朵花的土耳其女孩名字,「扎拉」是一種美好的狀態。她是春天,她是花盛開的樣子,她是被凝結的時空;因此,凋謝的那一天,永遠不會到來。這也剛好和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感覺,很像。

扎拉不像其他一眼看上去就是美麗的花的土耳其女孩子那般出眾,在人群裡她是容易被忽略的,因為土耳其女孩有的精緻的妝容、梳理過的髮型和時髦的穿著,在扎拉身上通通看不見。初次見到她的當下,我的腦袋中還浮現了「原來土耳其有這樣的女生啊!」的想法,有的,但實在很少很少,扎拉就是那所謂的少數。多數土耳其女孩還是喜歡打扮,當一朵美麗、等待著凋謝的花兒。

她並不是不打扮,而是不把打扮這件事放在眼裡。比起打扮自己,她更喜歡開心地笑,她自在的笑容和舉手投足之間的氣質,完全貼合「扎拉」這個名字的意思。不出眾,但是盛開永遠屬於她,有點矛盾,不過在親眼見過扎拉時,就會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不確定男生會不會喜歡這樣的女孩,但我知道,我和沙米都喜歡。當然,身為她老公的沙米,喜歡的程度肯定大大超越了每個人。

 

「幫萊拉姐姐倒茶一下。」扎拉溫柔使喚著沙米,沙米乖乖照做,幫我倒了一杯茶。

在傳統的土耳其家庭裡,倒茶、盛湯這些事通常都是女主人的事,男主人只需要安靜地吃就行;然而,扎拉家角色大膽互換,沙米倒茶、扎拉忙著吃餐盤上的水果巧克力鬆餅。

「怎麼這個時代,我們都變成被使喚的了?」塞爾邊說邊斜著眼看我,然後對沙米眨了一下眼睛。扎拉看見這一幕時笑了出來。

「你平常吃的晚餐還是我煮的吧?幫點忙當作家務分工囉. . . . . .」我看著塞爾,對他微笑。

「幫點忙?不只一點吧!還有,那是因為我煮的更難吃,才會變成妳煮。」

話雖然這麼說,但我們都清楚,哪天沙米或塞爾的媽媽、也就是我們的婆婆,站在她們兒子面前時,扎拉和我自然乖乖倒茶、盛湯,就算動作沒那麼熟練,也不得有任何露餡的機會。畢竟,那就是她們那一輩的生活方式,偶爾看到自己兒子倒茶、盛湯是沒問題的,但是若見到兒子洗衣、洗碗包辦,一時喘不過氣的可能性太大,少露餡少驚嚇,老人家對自己孩子的生活才能安心一些。

 

CAEFA8B5-4519-4559-8676-DCCF2467AB77

EFEC1C8A-BD01-429B-84BE-E0A25C024B7E

沙米和扎拉是同鄉,念書的時候認識的,兩人念的都是土耳其排名前三的大學,畢業開始工作後兩人就一直待在伊斯坦堡,周末有時一起回家鄉看爸媽。

我們邊吃早餐邊聊著,聊到了二十年前的土耳其大地震。和台灣的921大地震同一年,土耳其大地震早了一個月,發生在八月十七日的凌晨,是芮氏規模7.4級的強烈地震,震央在土耳其西北部的城市伊茲密特,距離沙米和扎拉的家鄉不到三十公里。

由於大地震發生在凌晨,許多人還沒能醒來,就已被壓在瓦礫堆裡,加上建物偷工減料,造成死亡人數高達1.7萬人的嚴重後果。那時,沙米和扎拉只有五歲,對那場大地震的記憶很模糊,都是後來家人談起時,從話裡得知當時發生過的事情。

扎拉告訴我們,當時他們一家四口住在公寓的三樓,公寓在地震發生時垮了!一樓和二樓瞬間變成平地,住在三樓的他們,透過一個小縫隙爬了出來,大家都平安無事。但是,她再也沒見過那個住在一樓、和她同年紀、會一起在社區公園玩耍的小女孩。

扎拉又說,每當她聽見家人反覆提到這些往事時,就會思考. . . . . .房子會倒、和她同年紀的那個女孩來不及長大,那麼,還有什麼是堅固和永恆的呢?沒有!所以她不特別追求那些有一天她可能會失去的東西。

她接著說:「只有真實而開心地活在此刻,才是現在的自己可以掌握的。未來?別提未來了,誰知道下一場是大地震還是大洪水呢?」說完,她往右抱了沙米,頭輕輕地靠在他的肩膀上。

 

那天,我們真的吃到了下午茶時間,聽了好多故事才離開扎拉家。走出公寓大門,街道上明顯有剛下過大雨的痕跡,但此刻,天空是淡藍色的。原來,「扎拉」指的不僅是花盛開的樣子,也和大雨後放晴的天空,有些相像。不凋謝,其實是 ── 活在當下。

 

★ 在扎拉家吃早餐的那天,我曾在Instagram的限時動態上分享並標註扎拉,這裡就不公開她的照片了!另外,可以來看看我的書籍清單哦,最近會繼續整理更新。

 


❋ 本篇圖文未經同意請勿轉載,如有合作需求請來信討論,
任何合作邀約請寄:leylajhang@gmail.com ,感謝您!


 

關於作者:萊拉(Leyla) / 伊斯坦堡情旅日記
如果你不想錯過我在任何平台的文章,你可以:
追蹤我的Instagram:_leylajhang_
關注我的Facebook專頁:伊斯坦堡情旅日記
或是直接在部落格右下方輸入您的Email訂閱我的文章

歡迎加入《伊斯坦堡情旅日記》臉書社團:
點我 加入「旅行。居家好物折扣報」
點我 加入「土耳其討論分享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